缄口不言。

萧星临/缄。
姑且算是个堆砌文字的。
近期沉迷原创,什么时候写同人再更新吧。

[DCIP]选择游戏①

·梗自@月白 的狛日文…是这么艾特吗qwq

·文笔渣ooc预警,请小心眼睛

·尽管IP还没出场还是得打上DCIP的tag好了…

第一次在口袋里发现这张纸条的时候,Deadly Chaser还不叫这个名字。

那时他被叫做澄。

那时哈梅尔还没有沦陷,父母仍然健在。

他还记得第一次的选项好像是[母亲的发箍]和[昨天摘到的花]

下面还注了一行小字[请舍弃其中一个]

年幼的Deadly Chaser歪着头思考了几秒,划去了后者——

比起花而言,发箍更重要吧?

结果那朵花真的消失了,昨天明明还说喜欢它,打算好好保存的母亲也完全不记得这朵花的存在。

在那之后每个周三,Deadly Chaser都会在口袋里摸到同样的纸条,写的无非就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东西,但每次做出决定后被划掉的东西绝对会消失。

比如朋友送的弹珠,摆在床边的布偶,还有父亲难得送给自己的衣服。

好在不是每一次大家都会忘记那些消失的东西,可是也没人对“这个东西突然不见了”这件事感到奇怪。

而且每次遭遇了这样的「不幸」之后总会有同等程度的「幸运」弥补。

像是总是没有时间陪自己的父亲突然带自己去玩,像是得到了老师的称赞。

你瞧,总要给点奖励这个游戏才能玩得下去嘛。

这样其实也不错。

已经13岁的少年跟在父亲身后心想。

哪怕离海边有了点距离,空气中还是隐隐约约飘散着海水独有的特殊味道。

冬天刚过去不久,哪怕天空被阴霾所掩盖看不见原本的清澈,这也并不代表春天还没有到来。遗忘之泉旁边早就已经盛开了星星点点叫不出名字的野花,虽不及那些出名品种的好看,也有一种令人心旷神怡的感觉。父亲走得并不快,像是单纯带着孩子出来散步,不过这也给了Deadly Chaser欣赏的时间。

早春的海风拂过身旁还是能感觉到寒意,少年下意识地将手放进口袋。

指尖触到纸张的粗糙质感,少年有些讶异地睁大了眼。

今天才周一吧……怎么会有纸条?

好在父亲一直都是背对着自己,Deadly Chaser得以把纸条拿出来。

骗人的……吧。

他的手开始颤抖起来。

[家乡] [父亲]

请选择其中之一。

骗人的吧。

这要我……怎么选啊。

“父亲……父亲……”

少年的抽泣与呼唤终是引起了白色巨神的注意,实在太少与儿子接触,同样是金发的男人有点苦恼地蹲下身子轻揉少年柔软的发。

“孩子,怎么了?”

少年只是扑进了男人的怀抱嚎啕大哭,藏在背后的右手紧紧攥着那张决定未来的纸条。

最终他哪个都没有划掉,纸条被他撕成了碎屑扔进海里。

“我不想失去任何一个。”家乡也好,父亲也好。

Deadly Chaser坐在海边,看着海浪将那些碎屑吞噬殆尽。

泛着细小泡沫的海水就擦着鞋底流过,偶尔会有大一点的浪把鞋子弄湿,水分渗进鞋里连袜子都不能幸免。

不过Deadly Chaser像是没有感觉到一样,仍旧望着更远处的地平线。

不管是滔天巨浪还是什么,到了岸边终归会变得绵软无力,轻轻地——连说是“撞”都不太好意思——拍在岸边,力道像是母亲轻轻拍着襁褓中的婴儿。

可惜身处深海的人们,是无法将几乎要把自己吞噬的海浪与这里温顺的水流联系起来的吧。

“我不想失去任何一个。”

Deadly Chaser轻声对自己说道。

不知道几天后他哪一个都保不住。

父亲也好,家乡也罢。

————————————

第一次在lof发东西好紧张qwqq这儿泷祭求眼熟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