缄口不言。

萧星临/缄。
姑且算是个堆砌文字的。
近期沉迷原创,什么时候写同人再更新吧。

选择游戏⑤

Fury Guardian似乎说了一句什么,却又很快地湮没在他自己制造出的尘土飞扬里。最终Chung也只是看到恍惚中他的嘴唇似乎在颤动罢了。

事实上这种程度的战斗不说他自己能不能起到作用,其他三位也表示只需要做出支援以避免警卫兵来骚扰就够了。虽然怀有些许愧疚之情,但处理好自己分内的事情之后Chung挣扎了几秒还是选择将目光投向三位的战斗。

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之前的战斗对于队友们来说比日常训练更轻松,尤其是Fury Guardian,开始还是觉得他的战斗依靠蛮力居多……

而真正认真起来却是完全不一样。

Fury Guardian伸手带上面具,冰冷的金属色泽完全掩盖了柔软的面部轮廓,本来温暖的少年蜕变成了身经百战的战士,每一滴血每一块骨骼都是为现在而生。

毁灭者在他手里也不再是单纯的近战武器,每一发炮弹都不是多余,完美地封锁住了任何一个空隙——

恍惚间竟是看到了父亲的影子。

Chung沉默地看着他冲撞过去,远远地都能感受到风拂过脸旁。弹药一颗一颗注入地下带出明蓝色的光,本身武器几乎完全一样,Chung甚至感觉自己能听见弹药在炮膛里咔哒作响的声音,清亮的少年声线呐喊的声音,还有机械外壳推枯拉朽裂开的声音。

父亲……?

恍惚间他看见了带着红色的银白盔甲,宽阔的肩膀挡在自己身前,带来最令人安心的安全感。应该有比少年还要高的火神炮在他手边,携着风砸下的力道足以令大地开裂。

不对,不是他。

眼前银白的铠甲中混着些许蓝色,身后黑色的斗篷随着人的动作猎猎飘扬。毁灭者相对chung的来说大不了多少,用力挥下的时候却也能够借助炮弹的力量带来爆炸。

这是队友啊,是Fury Guardian。哪里是父亲?

仅仅在这思绪之间,或者说也可能是chung的思考时间太过于长。待他被轰然巨响吓了一跳目光重新聚集回战场的时候,属于Fury Guardian的蓝光悄然退散。而红色外壳的纳斯德摇晃了几下,砸在金属地板上带来震耳欲聋的声响。

“好厉害!”

Chung听见自己如是说,脚步几乎要飞起来。脸上的兴奋不像是装出来的,反而像是实打实地敬佩。

“呼…还算轻松。”

Lord Knight甩甩骑士剑上并不存在的血迹,扭头看向了尼克莉斯身旁的Fury Guardian。后者正费力地搬开一大块金属板,半个身子都要探入空壳里面。

“我想想看……找到了!”

金灿灿的半长发重又出现在Chung的视线里,Fury Guardian朝着他丢出了一样东西,笑容格外灿烂。

躺在chung手心的是一个吊坠,坠子还散发着热度,有如火焰在水晶里燃烧。而里面的火焰确实……在跳跃着,隐隐约约散出一点微光。

“这个送你啦,其他人应该没有需要的。”Fury Guardian从衣领里扯出来一条相似的吊坠,唯一的不同点在于其中并非火焰而像是流动的水。“这个是雷比亚坦的。”

“给我的吗?两个都很好看,非常感谢!”

chung低下头将吊坠带上,微微发热的触感紧贴着皮肤带来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混杂着安全感和安心,蜷缩在家中壁炉旁边,听着父母的谈论声昏昏欲睡的感觉也是如此。

“回去了。”

Lord Knigh的声音打断了chung的思考,前者挥挥手示意大家往回走——他发誓不是因为看到Wind Sneaker的唇形是明明白白的“情侣款”三个字。

绝对不是。

返回悬浮岛的旅途中Lord Knight特意放慢脚步走在chung的身边,而Fury Guardian和Wind Sneaker不知道在讨论什么。

“感觉跟不上我们?”

Lord Knight如是问道,而chung沉默着点了点头。

他不大确认Lord Knight脸上是否露出了笑容,因为那个时候阳光过于灿烂以致chung怀疑起了自己是不是被阳光闪了一下造成了错觉。

“去一趟艾德那边吧,有个叫做艾可的炼金术师。她会帮助你。”

“好,我明天就去吧?”

“有行动力是好事。我们之后应该是朝沛塔去,等你回来就加入我们如何?”

“到时候说不定比我还强呢。”

Wind Sneaker语调轻快,倒像是开玩笑的成分居多。

“说不定真的会哦?”

Fury Guardian笑起来,毫无疑问地被单马尾的精灵不轻不重地敲了一下脑袋。

第二天的清晨,天空仍是一片朦胧的颜色而阳光还不甚强烈。名为chung的少年拎着自己的火神炮最后望了一眼天空中悬浮的岛屿,转身朝着东方前行。背后背包浅棕色的带子在风中飘扬起来。

不知道是谁合拢了双手轻声地念出愿望,被风吹散在苍穹之间。

终不可闻。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