缄口不言。

萧星临/缄。
姑且算是个堆砌文字的。
近期沉迷原创,什么时候写同人再更新吧。

[学院paro]我的兄长和友人是同桌。

·仿照如果宅的UU体.向原作者致敬

·DCIP向,有友情向的TTIS

·学院paro.现代架空

·IP是TT亲哥而DC是TT朋友的设定

·根本就不知道有没有下一更,当玩笑看吧

·BGM推荐:神经病之歌

以上,OK?

1.

高中入学那天绝对是禁卫军有史以来最苦逼的那一天,一直到很多年以后他还是这么坚信着。

看着亲哥圣骑士和挚友追击者做了同桌好像也只能说明这是个巧合,还在能接受的范围内。

但是这俩已经对着笑了一节课。

这不叫不正常。

这叫太特么不正常了!?

对了,禁卫军的同桌是个头发迎风飞扬有如杀马特王子的小伙儿,对着他的发型笑的前仰后合。

其笑声之魔性堪比洗脑。

说是在唱神经病之歌都没人不信。

2.

虽然禁卫军挺想去问问这俩到底咋了有没有吃错药,但他其实更想说:

“你笑啥啊杀马特我发型跟你什么仇什么怨!?”

杀马特不为所动继续哈哈哈。

禁卫军举起了桌子。

笑声戛然而止。

3.

一时间整个教室的人都看向了禁卫军。

杀马特看着地上。

一大堆手榴弹在地上咕噜噜滚得特欢。

4.

禁卫军表示他只想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

而神经病之歌三重奏明显不允许他这么做。

5.

两只白毛,一只红毛

三重奏没错。

6.

禁卫军后来把他的心理活动讲给杀马特听。

杀马特也就是无尽愣了半天。

“不是,你想表达什么?是说我们像神经病还是你就是个笑话?”

7.

禁卫军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自己能笑得这么灿烂:

“你能意识到前者真是太好了,这证明你还有救。不能放弃治疗啊少年。”

8.

好的让我们把视线转回收拾好手[jing]榴[ling]弹[qiu]的禁卫军。

哪怕三个蛇精病已经被拽走了,他的心情仍然很复杂。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禁卫军我跟你说我旁边那人竟然叫Deadly Chaser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竟然还有人像咱爸一样中二啊!”

……这个笑成一团的金毛团子是谁。

9.

说来也巧,正好在这个时候禁卫军的手机虎躯一震。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和你说啊禁卫军,我同桌竟然叫Iron Paladin,真有你爸和我爸的风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禁卫军僵硬地看着凑过来看短信的圣骑士,扭头看了看追击者。

他亲爱的友人竟然wink了一下,好像完全没有发现圣骑士整个人都傻逼了。

10.

“我爹就他爹啊亲爱的追击者,圣骑士是我哥,亲的。”

于是禁卫军看到追击者整个人都石化当场。

就差没裂开了。

11.

嘿你还真别说,当时禁卫军觉得整个人都特爽。

毕竟吧看着一向冷静自持的兄长和友人整个都一副傻逼样的时候可不多。

基本上跟看作者更新一样。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