缄口不言。

萧星临/缄。
姑且算是个堆砌文字的。
近期沉迷原创,什么时候写同人再更新吧。

选择游戏④

总而言之,这样打打闹闹的生活并没有持续很久——不止因为人们发现了地下的厄泰拉核心,也因为chung在伤好了之后自己主动找了Lord Knight请求加入。

Lord Knight沉思了一会儿才开口,语气里听不出他到底是打算同意还是拒绝:

“那你跟我们先去一趟厄泰拉核心看看?我们需要去查探情况,明天。”

“我也会去喔,只是去查探的话很轻松的,”Fury Guardian站在门口眯起眼睛笑起来,语气一如既往的轻松。“去那里拿点零件我就能拜托嘭咕族改造毁灭者了。总而言之,回房间吗?”

言下之意是不必紧张。

chung点了点头,也一起笑出来:

“那很好嘛,走吧?”

大概是因为Fury Guardian的笑容有令人放松的魔力,第二天的到来似乎相当迅速。一直到Chung踏进整块金属制的大门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到达了厄泰拉核心。耳旁全是齿轮运转的铿锵声响,越过拐角能看到纳斯德警戒兵悄无声息地沿着固定线路移动,银白的刀刃反射出尖锐的光。

Lord Knight做出一个手势示意所有人准备,而他自己则向前迈出一步使自己完全暴露在敌人面前。暗红的刀刃上爆发出炽焰般的光,像是硬生生将骑士剑的锋刃延长了一倍,光芒没进首当其冲的一只警戒兵。

金属外壳上留下光滑的切割痕迹,蜘蛛似的警戒兵原地摇晃了几下炸裂开来,留下一小团烟雾逐渐弥散开来。

与此同时整个通道被灯光染成血红,所有的警戒兵都将脸——如果那个能叫脸的话——转过来,像是整齐划一地迎接客人走向通往未知与地狱,又像是提示入侵者的逾越行动所将带来的结果。

“上吧!”

Fury Guardian经过Chung身边的时候短暂地喊了一声,有如暴风般的咆哮随着毁灭者重重砸向敌人,连带着地面上的金属板也崩开了细小的裂痕。

黑色的靴子轻巧地点在毁灭者上,借助反作用力高高跃起,还连带着使后者砸下的力道强了几分。Wind Sneaker足尖携着精灵的力量重重踏在银白色的金属外壳上,一个后空翻稳稳落地,。而两根箭矢不知何时已经刺入另一只纳斯德的控制中枢内,爆炸声震耳欲聋。

Lord Knight倒是不用做些什么别的事情,他那把剑即使只是简单地劈砍都可以轻易地破开金属外壳,剩下的事情自然轻而易举。

——他们的节奏太过于快,我跟不上。

不消几秒Chung就得出了这个结论,一昧按照父亲教导的战斗方法来做的话甚至有可能成为累赘。

既然这样的话,还是有别的办法的不是吗。

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如是想道,将炮口对准前方敌人所在。

于是在骑士剑与毁灭者交错的时候,在箭矢擦着金属溅出星点火花的时候,海蓝色的烟雾弥漫于前方,如同浪潮带走生命,将三位攻击中遗落的敌人全部摧毁只留下些许硝烟被炮弹爆炸的烟雾掩盖。

Wind Sneaker在闲暇之余吹了个口哨,语调里全是赞赏——虽然不知道她哪儿学的吹口哨就是了。

“Chung的准头不错嘛!已经很厉害了!”

被夸赞的对象挠了挠头发,不好意思地笑起来:

“其实我也是第一次尝试这种方法……不过效果很好的样子。”

又一枚炮弹发出,摧毁了视线范围内最后一只纳斯德,就连Lord Knight也扛着骑士剑投去赞赏的目光。

“的确很不错了,准头非常好——我先去前面探路。”

Fury Guardian目送着Lord Knight远去的背影,没有开口。

事实上从Chung采取新打法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开过口,而愈发专注于战斗。不知道为什么,Chung觉得那双如天空般明亮的眸子起了名为迷茫的雾,以至于现在都没有散去。

到底是为什么,他也不好开口去问。而直觉轻声说这是与他Chung有关的事情,于是更加茫然起来。

不过让他有这个余力观察的时间并没有多少,不久之后Lord Knight就折返回来,神情比之前严肃了不少。

“前面是尼克莉斯。现在我们有两个选择,回去或者——”

“向前走!”

Fury Guardian笑起来,指了指自己的右臂——Chung想起来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对方绑绷带的动作——意思非常明确。

他想试试自己有没有进步,是否能够击败之前艰难战胜的强敌。

哪怕这么做风险实在不小,毕竟他们一开始的打算仅有探查,用于治疗的药剂已所剩不多。运气好的话会获得远超预想的战果,运气不好的话说不定会落得一个狼狈逃命的结果。

“不过我们确实可以试一试,警报系统已经被我打坏了,回去的路上不会再有敌人和激光。这样的话我们还是有退路的。”

Chung如是说,眼里燃烧着战意。

——————

大家好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选择游戏没有坑,没有。更新以证明[…]

感谢绘犬犬呜呜呜…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