缄口不言。

萧星临/缄。
姑且算是个堆砌文字的。
近期沉迷原创,什么时候写同人再更新吧。

选择游戏②[重写]



只是chung从未想过还有惩罚。

短短两天之后,魔族入侵哈梅尔。

这绝对不是巧合。

平常纸条出现的时间就是这个时候。

一开始他还能待在家里,隔着窗户看结界外面。影夜守护者张开黑色的结界投掷尖刺,影夜狙击者积蓄力量伺机而动,影夜沃克伸出了巨大的爪子。

一只两只当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们像海潮一般涌了过来,远远的甚至看不到尽头,一只死了,三只补上。

甚至后方还有传说中的守护兽,金红色的皮毛混在黑暗中格外显眼。

他们所过之处,只有无边的乌云笼罩。

再也看不到什么野花,海浪卷起层层叠叠堆在岸边的尸体离开,有人类的,也有魔族的。

只剩令人作呕的血腥味挥之不去。

待在哈梅尔久了,甚至会感觉永远也看不到阳光。

只有赫尔波特,只有勇猛的白色巨神能够带来一丝希望。

最后,他们看到的是漆黑的“白色巨神”,举起重炮向他一手栽培出的骑士团砸了下去,最后的信仰仿佛和地面一起四分五裂。

再之后?白色巨神麾下的骑士团一个个也被染黑了。

哈梅尔的人民甚至只能寄希望于一个十三岁的少年。

“要振作起来!哪怕面前的是亲人也不能留情!”

不知道第几次声嘶力竭,喉咙几乎要咳出血来。

他叫澄·塞克。

所以只有他不能倒下。

没有人会在意这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孩子,所有没有被污染的人都吊在这一根浮木上——他可是塞克家族的人啊,白色巨神已经投敌,除了他,谁还能保护哈梅尔?

所以十三岁的男孩第一次穿上了圣衣,第一次往毁灭者里装填真正的弹药。

因为父亲说,你没必要那么早去面对。

第一次踏入战场,是以领导者的身份,对抗曾经的哈梅尔白色巨神,赫尔波特·塞克。

因为所有人都说,这里只有你能做到了。

“喝啊啊啊啊啊——”

所以再怎么畏惧,他也必须举起手中的毁灭者。

狠狠砸下最后一炮结束攻击,少年没再去看弹药绽出的湛蓝花朵,蹲下来更换弹夹。

他完全不必担心,后面还有他的士兵。

不必再多说什么,幸存者们汇聚成一把利刃,跟随着哈梅尔白狼的脚步踏入敌阵。

他们会掩护他们的领导者,确保他以最佳状态——

面对曾经的白色巨神。

“咔哒。”

最后一发弹药被装填进入,chung站起身,圣衣铿锵作响。

“小心!”

来不及听到周围士兵的提醒,他凭借本能狼狈地就地一滚,飞溅开来的石块砸在侧腰,哪怕有铠甲的防护仍然是一阵钝痛。

昔日的白色巨神从头盔里发出低沉的笑声,居高临下地看着那个少年。

钢铁咆哮毫无预兆地发动,chung拧紧了眉试图让自己从晕眩中解脱,模糊成一片的视野里有父亲举起火神炮的动作。

还有金色的光芒从眼前闪过。

——tbc——

之前太渣看不下去…不过貌似变成月更少女了不太妙?!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