缄口不言。

萧星临/缄。
姑且算是个堆砌文字的。
近期沉迷原创,什么时候写同人再更新吧。

[安雷]无边黑暗.

骄傲一下,脑洞是一起想的。
虽然这货第二天早上起来冲我喊卡米尔真好啊……我还以为他不写了。

浮辞:

*血族paro


*安迷修与雷狮血猎团(?


*角色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大概是安雷相关,恐怕有轻微雷卡?


 


 ————————


 


 


Chapter.01






沉沦到无边无际的黑暗,凝聚了一点一点的人的气息,慢慢沉淀下来像是结束了喧嚣。


 


许久没有进食。


安迷修目光涣散起来,四肢是真的无力了。


面前突兀被送来一瓶腥红色的液体,身旁一个尖牙利齿的小鬼非常不耐烦的给他灌,安迷修蹙眉,屏气吞咽下带着些许铁锈味道的血液——这并不是上等的东西。他的直觉告诉他。


但是他并不喜欢饮用血液。


小鬼灌完就走,嘴里嘟囔着“为什么要给我照顾这样的废柴的差事啊”这样的话,被安迷修一字不差的听了进去。


 


他有些自嘲的笑了。


 


——我可是骑士啊。


 


谁又能料想到,当日辉煌的骑士如今在暗无天日的房间中永世不能抬头,见到光明就会害怕和恐惧,竭力维持的骑士道精神卡在关键的一环,或许说,他已经连一个作为普通人的资格都没有了,骑士都只是被戏称“愚蠢”的自诩的名号。


所谓的骑士,现在得靠人类的鲜血来苟延残喘维持生命。


他恨自己的永生,恨自己渴求血液的血族本能。


 


没日没夜。


安迷修不喜欢狩猎人类,他不喜欢吸收人类的任何东西,被强迫着围剿时他是站在最后的一位,他在尽自己的能力维持自己的理性。


 


到底是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了呢?


 


这个问题他甚至不敢回想,留下来的只是一种唏嘘罢了。


对于那个特立独行的,有着好看的紫色眼眸的家伙的一种唏嘘。


 


“...雷狮。”


 


是这个名字没错,他开口的时候有些迟疑,是多久没有叫过这个名字了呢。


应该过了很久很久,久到自己都能习惯血族的生活了。


 


他永远都记得那一天,雷狮抓着还是人类的安迷修,硬生生就那么扔了出去,全身都是骨骼撞击在墙上的剧烈痛感,安迷修皱眉感叹真的痛死人的时候已经被一群血族围住了,最后居然是以“这小子骨骼精奇留在血族是一条好汉”的理由被一同魔化掉。


他就看着一片一片无尽的黑暗吞噬着他自己,在他和雷狮之间奏出一曲狂欢的乐章,随后一并吞噬掉了那头的雷狮,直到融为一体。


 


——就是这样的家伙还自称血猎吗,真是可笑的恶党。


这是安迷修最后的想法。


 


于是他去找能够控制时间的长老,他想着要不就回到那个最初的时候,就在那时把雷狮狠狠的教训一顿,让雷狮知道这家伙干的事情是多么的无可救药。


长老看着安迷修思考了一会,说这事情也不是不可以,看在你安迷修好像挺可怜的.....


 


安迷修停下了正在擦桌子的手,目光炯炯。


 


长老顿了顿,说可以是可以,但是以你现在的能力,执念的深度,可能完成你的心愿你就会灰飞烟灭吧。


安迷修略微思索之后还是同意,他说长老那你就不必担心了,我已经做好准备了。


长老盯着他,目光深邃的仿佛会把面前的人吞噬——不过他本身就有一种能够看到未来的感觉,随后长老轻叹一口气,说那你去吧。


 


得到应允之后安迷修雄赳赳气昂昂的走了。


 


长老为他打开一扇门,在安迷修走的时候轻轻说了一句。


“如果见到了你想见的那个人,事实和你想的不一样,你的内心落差该会有多大呢。”


 


——TBC.




大概算一个开头后面会慢慢补起来的。


偶尔也想开长篇呢


我可能有点搞笑艺人气质。

评论(5)

热度(44)

  1. 缄口不言。纨彦 转载了此文字
    骄傲一下,脑洞是一起想的。虽然这货第二天早上起来冲我喊卡米尔真好啊……我还以为他不写了。